今天是: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主任信箱
最新文章
· 楚雄州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始末
· 中共楚雄州委党史研究2017年度部门
· 州直机关工委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专题学
· 挑起贸易战有损全球共同利益
· 苏红军到楚雄调研脱贫攻坚和革命遗址建
· 州委党史研究室主任侯志荣走访慰问单位
· 尖山铺战斗
推荐信息
· 中共楚雄党史微信公众平台开通
· 楚雄州党的民族工作研究出版发行
· 《到农村去》出版发行
· 中共楚雄地方史
· 楚雄州党史革命史遗址遗迹普查资料集
· 闪光的年华
· 党史研究文集
  当前位置:首页 >> 县市之窗 >> 永仁县
    永仁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 作者:赵美云 日期:2017/3/17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807 评论:0 ]

永仁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赵美云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从20世纪50年代倡导,60年代展开,70年代末结束。而大规模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从“文化大革命”时期开始的。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泽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的指示。随即在全国开展了大规模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为贯彻落实毛主席的重要指示,永仁县按照上级的要求,于1969年3月成立了永仁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安置小组,后改为“再教育办公室”。1973年10月,又将“再教育办公室”改为“知识青年办公室”,主要负责组织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和再教育、安置等工作。

  永仁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从1969年3月开始,到1980年底结束,历时11年。在“上山下乡”运动中,知识青年为永仁的广大农村传播科学文化、发展农业生产、支援国家建设等方面作出了积极贡献,为永仁的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培养和锻炼了一大批优秀人才。

  一、永仁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基本情况

  根据中央和省革委、州革委的文件要求,永仁县革委对永仁1966年至1968年的初高中毕业生情况进行了分析研究,并发出了永革委〔1970〕37、38号文件,要求“凡是城镇居民户口的初高中毕业生除部分继续升学或家庭有困难无人照顾外,一律到农村去接受教育和劳动锻炼。”1969年3月27日,永仁县第一批知识青年(以下简称“知青”)上山下乡开始到农村插队落户,插队地点安排在永定公社店子大队的花箐、新房子、老房子、箐么、云龙、三家村生产队,永定公社麦托大队的麦拉、毕节生产队,永定公社永定大队的防修生产队,莲池公社莲池大队的新村、巷道冲、厂火生产队,39名“知青”被安排在2个公社4个大队12个生产队落户。插队“知青”积极参与农民群众开展生产劳动、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同时担负着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政治责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与广大群众做到“思想革命化、组织军事化、生活工农化”,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共同完成上级下达的生产任务。由于在“文化大革命”错误思想理论的指导下,永仁县也处于混乱的局势,“知青”的粮油参照本队标准由生产队负责供给,“知青”住房采取自力更生、群众公助的办法解决,但由于所在生产队条件有限,大部分“知青”的生活、住房等困难问题仍然得不到切实解决。“知青”经过刻苦努力、任劳任怨、接受群众教育后,多数于1969年10月被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招收到单位工作,少数因受父母政治历史的影响而继续在农村插队锻炼。

  根据中央〔1970〕26号和省革委〔1971〕73、85号文件精神,永仁县革委于1972年2月27日发出了永革委〔1972〕8号文件。强调“知青”插队要集中安置在再教育工作基础较好的地区,同时要求各单位、各部门禁止招收应届毕业生。县革委对各公社、大队、生产队提出要求:一是要深入开展“批修整风”,批判和肃清修正主义散布的所谓“下乡吃亏论”“读书无用论”“劳动惩罚论”等流毒,提高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自觉性;二是要求公社、大队和生产队要建立健全组织领导机构,生产队要选配贫下中农政治辅导员担任“知青户”的组长,对“知青”做到政治上有人抓、生产上有人教、生活上有人管;三是对第一年插队的“知青”按照每人每月供应35市斤的口粮标准、每年每人180元的安置费执行,第二年停止粮油供应,自苦自食。1972年4月1日,第二批38名“知青”主要安排在已经建盖有“知青”住房的生产队,分别是永定公社、莲池公社和平地公社(已划归攀枝花市)的3个大队6个生产队。1972年8月止,有10名“知青”在边劳动、边学习中被推荐到学校读高中,其余的“知青”继续插队锻炼。

  根据中央〔1973〕21、30号和省革委〔1973〕48号文件精神,县革委于1973年9月7日成立了永仁县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领导小组,由李忠同志任组长。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县劳动局,具体负责“知青”的日常管理工作。9月12日至16日召开了全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会议,对“知青”工作进行了总结,提出要加强对“知青”工作的领导,切实解决好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刹住“知青”拉关系“走后门”回城的不正之风。同时制定了《永仁县1973—1980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初步规划》。1973年3月和9月,又安排了两批“知青”插队,即:3月20日,安排3名到莲池公社莲池大队马屎塘生产队插队落户;9月10日,安排3名到莲池公社莲池大队厂火生产队替补因参军等出现的缺额,安排22名财贸单位职工的子女到猛虎公社猛虎大队猛虎一、二、三、五生产队插队落户,安排1名到平地公社平地大队斗会田插队落户,合计共安置了29名“知青”。

  1974年8月,按照省委〔1974〕38号文件“‘知青’插队应当选派带队干部到农村协助贫下中农做好‘知青’工作”的要求,永仁县革委从县级部门单位中选派了部分干部到公社指导工作,使“知青”管理工作得到了加强。1974年9月13日,永仁县安排的第四批20名插队“知青”,均安排在离县城较近且条件好的地区,分别安置在永定公社麦拉大队老房子生产队5名,永定公社店子大队那灰生产队8名、新村下队7名。

  1975年1月,为了进一步加强对“知青”工作的领导,县委决定将“知青办”从县劳动局分设出来,由县委直接领导。同时修订完善了《永仁县1975—1980年知识青年安置规划实施意见》,并下发到各公社,明确规定1974年以前插队的“知青”不再变动,各系统职工的子女插队,应选派一名带队干部一同下去。每个点的“知青户”要求建盖100平方左右的瓦房7—9间,做到“四有”即有住房、有厨房、有厕所、有畜厩等。1975年3月1日,永仁县安排第五批插队“知青”20名,主要安置在永定、莲池、猛虎3个公社5个生产队。当年因就学和招工减少10名,实际有插队“知青”59名。到1975年底,共有“知青”住房23间488平方米。

  1976年安置“知青”38名,当年招工19名、参军2名、生病回城1名,主要分布在3个公社4个大队14个生产队。1977年安置“知青”30名,主要分布在3个公社5个大队13个生产队,当年因招工等减少20名。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后,当年“知青”参加招工12名、升学40名、参军6名、生病回城1名、其他原因1名,共减少“知青”62名。1978年安置“知青”12名,主要分布在3个公社4个大队10个生产队。到1978年底,有25名“知青”仍然在农村插队落户。

  从1969年到1978年止,永仁县共分8批安置226名“知青”到农村插队,主要分布在4个公社8个大队25个生产队。经过历年的就学、就业、参军等,大部分“知青”已先后离开了农村插队点。到1979年底,仍在农村插队落户的其它“知青”,升学16名、招工5名,因父母工作调动等原因转走5名。至此,永仁县的“知青”已全部离开了农村插队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结束。

  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历史经验

  (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建设社会主义的一次理论与实践的探索。1964年在全国开展“四清”工作以来,农村大多数社队干部或多或少犯有“四不清”的错误,受到了批判和处理,少数社队的工作陷入了瘫痪现状。在没有现成经验的面前,如何建设好社会主义,是各级领导面临的理论和实践的重要课题。党中央在总结苏联经验的基础上指出,要防止资本主义的和平演变和争夺下一代,要教育和培养好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因此,毛泽东同志提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是我党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一次理论与实践的探索,也是符合当时的国情。永仁县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插队的生产队,都是耕地面积多,但水利条件差、粮食产量低的队,一批批“知青”插队后当了记分员、财物保管员、科技员等,为农村注入了生机和活力,在开垦耕地、修沟打坝、学习科技、学习政治、破除传统习俗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做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培养和锻炼出了许多青年人才。

  (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我国解决人口与经济社会发展不协调问题的一次探索。1961年农村下放自留地以来,人口过快增长与经济社会发展出现了不协调的问题,主要反映在人口逐年增长、粮食供应和日用商品等出现紧缺。为缓解这一矛盾,中共中央、国务院于1963年发出了《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指示意见》。1966年1月28日,中共中央又发出了《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指示》。由于受到林彪、“四人帮”的干扰破坏,人口过快增长与经济社会发展不协调问题没有得到认真贯彻落实,导致从1963年至1973年出现了人口增长的高峰期,经济社会发展落后于人口增长,造成国家负担沉重,群众生活困难。永仁县1962年总人口为58166人(不含划入攀枝花市的部分永仁行政区人口数),到1972年总人口增至83770人,10年增长了25604人,人口净增长44%。1962年全县粮食总产量为2005万公斤,到1972年为3191万公斤,10年增长了1186万公斤,粮食净增长59%。城镇粮食供应量逐年增大,1962年为1.7万公斤,到1972年为4万公斤,10年净增长135%。因此,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解决人口与经济社会发展不协调的重要举措,帮助国家解决了城镇居民吃饭的问题,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措施。

  (三)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接受劳动教育的一种形式。从永仁县第一批“知青”插队来看,他们克服了一无所有的困难,自己建盖住房、厕所、畜厩等,解决基本生活保障,虽然插队时间短,但为后来的“知青”插队奠定了基础。从第二批“知青”起,第一年国家供应粮油指标,第二年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并且插队的时间越来越长,从一定程度上培养和教育了新一代的社会主义建设者。他们积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同呼吸、共患难,为改变农村贫困落后的面貌付出了青春和热血。全县226名插队“知青”在艰苦的农村生活锻炼中,十分珍惜学习和改造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机会,两年后多数考上了高中、师范、卫校等,在后来的工作中有的成为了单位的业务骨干甚至是领导干部,如楚雄州人民政府原副州长吴丽华、楚雄州人大副主任何根源、云南烟草集团驻香港经理刘辉等,都是当年在永仁插队的“知青”。

  (四)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解决我国就业问题的一次探索。在1963年至1973年的10年间,由于人口过快增长、经济社会发展不充分,国家没有更多的劳动岗位提供知识青年就业,没有足够的经费投入国民教育事业,师资缺乏,校舍拥挤,无法保证应届初中毕业生迈入高中、中专、大学的门坎。国家提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目的就是解决就业压力、解决社会稳定的问题,人力资源可以得到充分发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国家、农村、个人的负担,为我国今后的社会事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作者单位:中共永仁县委党史研究室

  责任编辑:兰少文        

  上一篇文章: 在同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中推进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话语体系的建设
  下一篇文章: 激浊扬清,纯洁党内政治文化